一个共享单车小镇的没落:眼见起高楼 眼见他楼塌了

一个共享单车小镇的没落:眼见起高楼 眼见他楼塌了
2018-10-23 18:01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新濠天地官方网站| 环澳注册| 大佬娱乐网可信吗| 博采网| 欧洲杯决赛外围

一碗面要80元,出租车漫天要价,安检排队太长差点误机…你在机场是否遇到过这样的问题?“首届金跑道奖·国内机场口碑评选”正在进行!【点击投票】为机场打分,你说了算!

  来源:中新经纬

  风来了,猪都可以飞起来,但是风走了呢?天津市王庆坨镇的境遇已经揭示了答案。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

  共享单车的兴起不过是短短两年前的事情,然而眼下这个被资本迅速催熟的共享行业,已经无可避免地迎来了早衰。天津市王庆坨镇,这个享誉业内的“共享单车小镇”,便是行业由盛而衰的最好见证者。

  一夜风光

  驾车从北京市区出发,不到2小时的车程就可以到达天津王庆坨镇,这里聚集着近3万自行车人,而它的总人口也不过3.6万人。

  早在20年前,王庆坨镇也曾经风光一时。据腾讯财经报道,小镇的自行车产量一度占到全国产销量的1/8,而过去几年,这里的自行车产量不断下滑,生产工厂的利润从高峰时的每辆车几十元降为一两元,激烈的竞争让这里的自行车工厂从几百家减少至几十家。

  ▲共享单车小黄车 中新经纬 王培文摄  ▲共享单车小黄车 中新经纬 王培文摄

  2015年底,北方寒冬的一个阴沉午后,天津富士达集团乐骑科技有限公司CEO孙昊的办公室迎来了两位年轻人。这两位年轻人分别是陈正江和王耿,自我介绍说是负责一家初创公司的采购业务,而这家初创公司正是ofo。

  尽管这笔仅5万辆自行车的订单,对于全球最大的自行车制造商富士达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然而这个阴冷的午后却被视作“中国自行车制造商们一场集体救赎的前夜”。

  随后发生的故事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共享单车行业以惊人的速度融资扩张,行业的“领头羊”们隔三岔五就要在北京、上海等地的各大星级酒店里召开发布会宣布近期的融资成果。一边光速融资,一边光速烧钱,很快地,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便堆满了城市的各个角落。

  天津王庆坨镇,也无可避免地被卷入这一场狂欢中。让孙昊没有想到的是,一年多过去,当初两位ofo“毛头小子”送上门来的小订单如今已经翻了200倍。厂商们尽情地拥抱着泡沫,仿佛它永不会破裂一样。原本打算关门转行的厂商们也纷纷重整旗鼓,扩建厂房,扩招工人。

  2016年12月份,共享单车大战打响,摩拜和ofo铆足了劲要一争高下,还有不少新玩家也在摩拳擦掌。这一个月的硝烟中,作为大战“兵工厂”的王庆坨镇,纳入政府统计的自行车制造商单月完成产量就达519万辆,数据突然由降转升,同比增长8.4%。在2017年,共享单车行业带来的新增订单预计将达到百亿元。

  王庆坨镇,这个曾经沉寂的自行车小镇,在注入了“共享”的血液后,一夜复活。

  潮水退去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来势汹汹的共享单车行业在疯狂吸金的同时,也不断曝出资金链断裂、裁员、跑路等负面新闻。今年4月,摩拜被美团收购,ofo和其他共享单车也渐渐在这场鏖战中显出颓势。

  家住北京的冯女士近来发现,地铁口的共享单车明显不如以前干净了,好多坐垫上都蒙着一层厚厚的灰,骑之前要擦拭好长时间才敢坐上去。不仅如此,有时好不容易找到一辆车,一开锁,发现还是故障车。共享单车维护懈怠的背后,一个行业由热转凉,也迅速传导至产业链上游——自行车制造厂商。两年不到的时间里,王庆坨镇上的自行车企业从500家锐减至300家。

  距离北京两小时车程的王庆坨镇再次吸引了世人的目光:“来王庆坨,五毛一斤的单车随便买!”“欢迎参观王庆坨,共享单车坟场!”

  前往王庆坨的记者们发现,如今镇上店铺内已难觅共享单车的踪影。有些店里门面上仍贴着“共享单车”的标语字样,店里却已人去楼空。

 ▲被遗弃的酷骑单车。中新经纬 薛宇飞 摄 ▲被遗弃的酷骑单车。中新经纬 薛宇飞 摄

  在距离王庆坨镇中心不到10公里的一片农田里,前去实地探访的媒体记者见到了数万辆堆放着的共享单车。上万平方米的农田空地中全都是共享单车,这些车整齐地码放在农田中,用布条和木框简单地围起来,从远处看上去格外壮观。

  今年6月以来,不少自行车生产厂商接到的共享单车订单比去年同期大幅下滑,共享单车企业不让发货、拖欠尾款,有些订单被突然暂停。据王庆坨镇自行车行业管理中心主任张桂生估计,今年因缺少订单或受环保督查整改暂时停工的企业至少有几十家。

  风来了,猪都可以飞起来,但是风走了呢?王庆坨的境遇已经揭示了答案。

  走向何方?

  共享单车生意不再好做以后,回收二手共享单车成为王庆坨的一个新产业,有业内人士将其概括为“用废铁价买进,再用稍高于废铁价的价格卖出去”。

  不过,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循环经济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副主任曲睿晶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共享单车回收再利用的价值并不大,但能降低对社会环境产生的负面影响。

  “共享单车被回收后,有三个处理途径:一是维修以后再利用;二是拆解后,挑选有用的零件再拼接组合,变成新的单车;三是拆解后,对钢质车架、橡胶轮胎再回收处理。”曲睿晶说,“其实从经济和环保效益来说,真正有回收价值的只有橡胶轮胎。橡胶轮胎散落在社会上是很大的污染物,在雨水环境中,它容易滋生蚊虫,还容易引起火灾。

▲单车 中新经纬 王梦元摄▲单车 中新经纬 王梦元摄

  曲睿晶表示,为了控制成本,共享单车所采用的的钢材质量普遍较差。此外,为了突出品牌,共享单车通常车体颜色鲜艳,所以钢质车架上涂了很多油漆,处理起来很难,回收成本较高。

  曲睿晶直言,共享单车作为新生事物,从一开始进入市场时就没有做好顶层设计,没有联合第三方做好回收报废车辆的统筹工作,共享单车企业更是没有履行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

  人民日报海外版援引专家的评论指出,共享单车的风口过去,其背后折射出的实际上是共享经济经营模式存在的深层次矛盾。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张影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也指出,共享经济与所有的商业模式、商业形态一样,都会经历发生、发展、迭代、生长、成熟的过程。现在我们看到有一些共享产品已经消失了,这实际上就是商业模式自己在迭代,淘汰那些不能通过共享模式来提升效率的方式。

  他指出,共享的核心是提升效率,包括提升使用效率以及提升整个经济运行的效率,但不是所有共享企业都能做到这件事。共享作为一个商业模式反映了资产运用效率的提高,它一定会存在下去,但它未来还是不是以今天这种方式存在着,不能确定。

  张影举例说,我们都在谈论共享单车做得好不好,不仅是共享模式好不好的问题,也包括公司的思路以及产品的运营水平。打个比方,在北京市到底投放多少辆单车能够让运营效率达到最大,还有投放在哪里更合适,这些可能现在还不知道,还处在摸索的过程中,这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在摸索过程中,有些企业倒闭了,但不代表共享模式失败了。

  “共享这件事情正因为让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所以它在很多时候确实会提升效率,只要我们找到一个合适的度,它就有它的价值。我们不能因为有几家企业倒闭了就否认共享模式,哪怕是所有的共享单车企业都倒闭了,也不代表共享单车不是一桩好生意。”张影说。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合群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 10-09 天风证券 601162 1.79
  • 09-27 蠡湖股份 300694 --
  • 09-27 迈瑞医疗 300760 --
  • 09-26 长城证券 002939 --
  • 09-13 顶固集创 300749 12.22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